文/羊城晚報記者 楊輝 陳強圖/羊城晚報記者鄧勃
  看著3000多噸的污泥堆在魚塘里,肇慶市鼎湖區蓮花鎮蓮塘村委會南一村民小組組長謝金培有點鬱悶,此前在北京、天津等地做環保工作的他,感覺這堆充滿化學品刺鼻臭味的污泥肯定有問題。而除蓮塘村魚塘外,肇慶鼎湖區一些偏僻的地方同樣出現堆放時間很久的惡臭污泥,有的約有上萬噸。
  這堆污泥來歷卻不簡單,它們來自廣州、深圳等市政污水處理廠,經過水路、陸路長途運輸進入肇慶的污泥處理廠後,製成半成品卻賣給了私人。目前環保、水務部門已介入調查。
  污泥到底該放在哪?
  規定稱有專門安置點
  3000噸臭泥竟堆魚塘
  “今年春節期間,我們村的村幹部在其承包魚塘範圍內,傾倒大量臭氣熏天的污泥,面積約20畝。”
  謝金培指著魚塘里污泥堆告訴羊城晚報記者,該處傾倒成小山包狀的污泥有3000多噸,露天存放。不少村民表示,由於堆放地沒有硬底化、防滲透等措施,經過雨水沖刷、滲透,存放污泥的20多畝農地和100多畝魚塘受到污染。
  謝金培隨後向省市相關部門舉報。肇慶環保部門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污泥是來自廣州、深圳、中山、江門等地城市污水處理廠。這3000多噸污泥是肇慶當地一家污泥處理廠發酵形成的半成品,經過佛山有資質的單位檢測後,認定該污泥是“環保材料,不是危險廢物”。
  而傾倒污泥到魚塘的不是別人,正是蓮塘村委會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謝炳南。謝炳南於2009年與南一村民小組簽訂承包魚塘的合同。魚塘附近曾有個磚廠,謝炳南運來污泥準備燒磚。2014年春節期間,謝炳南把魚塘用於委托貯存、處置污泥。
  除蓮塘村魚塘外,肇慶鼎湖區一些偏僻的地方同樣出現堆放時間很久的惡臭污泥。在永安鎮的簕溪村,緊挨著村民幾百畝水稻田,山谷水塘被傾倒滿了黑色污泥,目測水塘面積約有4000平方米,空氣中瀰漫著濃烈化學品的味道;在當地共青水庫上游的蔗村附近,還有3個規模不小的污泥傾倒點。其中倒在石場的污泥面積有兩個足球場那麼大,村民估計有上萬噸。參與倒泥的人告訴記者,石場中倒的泥是為了礦山復綠,不過最後也沒有種上植被。
  這些污泥傾倒點大多都有很多共同點:惡臭熏天,周邊植被荒涼。
  而根據廣東環保部門要求,實際上是嚴禁將污泥貯存在市政行政主管部門或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劃定的污泥臨時中轉站和最終處置場所以外的地面水體、沿岸、山谷、窪地、池塘、河灘及溶洞等任何區域。
  個人能否處置污泥?
  廠方:可以賣給個人
  專家:私人無權處置
  蓮塘鎮隔壁的鼎湖區永安鎮有個廣東大型污泥處理廠——肇慶奧特生態環保有限公司。“南一村魚塘里的泥的確是我們的,當時合同也是我簽的。”該公司總經理李志斌承認。
  據稱,該廠是目前廣東省內城市生活污泥處理處置規模最大基地,日處理900噸-1000噸生活污水廠出來的污泥,設計年處理各類有機廢棄物35萬噸,生產有機肥超20萬噸。工廠使用生物發酵技術,以處理後的碳基質為原料,生產林木、園林綠化肥料、燒磚的材料。
  奧特生態環保公司共接收廣東省內14家大型污水處理廠的污泥,其中廣州有8家,肇慶3家,江門2家以及深圳市南山污水處理廠污泥。李志斌介紹,南一村的污泥原來是用來給私人燒磚的,總計出售1.79萬噸乾化污泥給磚廠,此後未再出售。不過2012年該磚廠停產,最後一批乾化污泥未能燒掉。不過有國內污泥處理專家向記者指出,國家不鼓勵污泥直接用來燒磚的,因燒磚存在二次污染的隱患,廣州水務局等污泥監管部門建議污泥謹慎燒磚。
  對於其他幾處偏僻山間、山腳為何出現惡臭的黑泥堆放,李志斌介紹:“我去看了,山頭那裡是個花木場,我們的泥用來種樹改土質的,這種泥是做肥料的半成品,也可以種樹。”他還說,這種泥如此鬆軟甚至出現陷入,是由於該泥吸水十分強,前幾天下雨造成半成品吸水。
  污泥為何給私人處理?李志斌表示泥給誰都可以,不用環保部門管,“環保局同意不同意我們都可以(自行)處理掉。”但有關專家表示,按照污泥處理處置技術指南的要求,私人沒有能力處理污泥。
  是否為嚴控廢物?
  環保局:不知污泥“屬性”
  水務局:已取樣調查
  肇慶環保部門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這些污泥到底是屬於嚴控廢物,還是一般固體廢物,環保局也不知道,要請專家界定。“不過即使是一般固廢污泥,也不能隨意倒,不能堆放在魚塘、農田等地,需要依照法律堆放指定地點,堆放地需要硬底化設施、圍蓋。”鼎湖區環保局周姓局長稱。目前,環保部門已經要求蓮塘村私自堆泥者將魚塘內3000多噸污泥運走,據稱準備送到四會鄧村福德磚廠繼續燒磚。但對其他幾個傾倒點,環保部門稱尚未掌握情況。
  污泥土地利用並非簡單過程。廣東水務和環保部門要求,主管部門需對污泥土地利用全過程進行監督和管理。污泥土地利用單位應委托具有相關資質的第三方機構,定期對污泥衍生產品的生產條件、物料中污泥摻入比例和總量、產品合格性等進行記錄、檢測和評估,嚴禁借處理污泥之名,隨意傾倒、偷排污泥。
  廣州水務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廣州污泥運送到肇慶監管相當嚴格,水務局對污泥從處理到最終產品應用全過程監督,對於此次有舉報廣州污泥出現在肇慶,16日水務局已經前往各傾倒點取樣調查,調查結果將對外公佈。
  專家解讀
  污泥處理“最後一關”
  私人承包衍生亂象
  “污泥堆放到山裡的是半成品散髮惡臭,說明污泥沒有得到規範化合理處置。”國內權威的污泥處理專家告訴羊城晚報記者,污泥規範化處理後農用是國外通行做法,但前提是污泥要穩定化、無害化處理好,污泥只要發臭就說明有機物在降解,降解就會造成危害,“發黑髮臭的泥不能直接丟在水塘或者堆到農田裡傾倒的。”
  人站在污泥堆上會陷下去,對此專家表示這說明污泥沒有做好無害化發酵,“發酵好的污泥含水量30%-40%,抓一把手捏之後可以自動鬆散開。”
  廣東目前通行的污水處理廠污泥處理方法是,各地水務部門把污泥交給有資質的私人污泥處理廠去處理,但在污泥處置最後一關,泥最終去向哪裡,則出現私人承包亂堆亂倒,由此形成了一條污泥處理灰色利益鏈條。專家指出,污泥無害化處理本來應該是市政工程,廣東將污泥給私人處理,實際上是政府在甩包袱,帶來大量污泥被私人亂堆、亂倒情況。
  “按照污泥處理處置技術指南的要求,污泥不是給當地人拉走就完了,私人沒有處理能力,”專家指出,而授權給沒有資質的人轉移污泥,最終結果就是把政府違法的責任轉移給私人。
  2009年起施行的國家標準《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泥處理處置及污染防治技術政策(試行)》規定,在進行土地利用之前,污泥必須首先進行穩定化和無害化處理。經過無害化堆肥處理的污泥,可以用於比較粗獷的林業,一些處理的好的污泥甚至可以用於農業,農業需要的肥料進入食物鏈條,標準更高一些。“污泥堆肥不是跟老百姓那樣把污泥隨便堆一堆就行了,需要很高的技術要求,污泥如果堆肥堆好,是沒有味道的,不招蚊蠅,花卉市場是有賣的。”專家介紹。
  楊輝、陳強  (原標題:污水處理後污泥誰來管?)
創作者介紹

張繼聰

fo15fofbd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