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馬之後,新年“首虎”楊衛澤的政界往事仍在不斷流出。“能人”楊衛澤是個複雜的矛盾綜合體,其政績受人誇贊,例如其在擔任蘇州市長期間,主持修建了高架道路,令蘇州交通狀況大為改善。但據《中國經濟周刊》報道,也曾有無錫官員抱怨,楊衛澤幾乎“掏空了無錫財政”。
  以下為報道全文:
  2015年“第一虎”,新年假期後第一個工作日就落入籠中。
  1月4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公佈,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1月7日,中央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黃樹賢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楊衛澤的問題是通過巡視發現的。
  楊衛澤是2015年開年以來首個被調查的副省級官員,也是十八大以來,繼西寧市委書記毛小兵、太原市委書記陳川平、昆明市委書記張田欣、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濟南市委書記王敏之後,被查的第6個省會城市的市委書記。
  楊衛澤的落馬之所以頗受關註,除了其身居副省級之位以外,還因為圍繞他的官場故事本就頗具戲劇性:他曾經的搭檔紛紛落馬,有人稱他為“市長殺手”、“同事剋星”;落馬之前也有人稱他為“官場不倒翁”、“近淤泥而不染”。
  更具戲劇性的是,1月1日,楊衛澤還為南京市第33屆元旦健身長跑打響發令槍。在《南京日報》當天的報道中,那是“陽光溫煦,新風拂面”的一天。楊衛澤在明城牆上接受採訪,談及2014年南京青奧會圓滿成功、習近平總書記兩次來南京考察等等,頗感自豪。他還引用了毛主席的詩句: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僅僅3天后,“不倒翁”就倒了。
  每到一處,必有同事落馬
  大公網報道,據知情人士披露,1月4日下午,楊衛澤正主持召開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會,下午5點左右,會議正在進行中,市委副秘書長接到電話,通知楊衛澤去省委,後來楊衛澤親自接聽了電話,之後,民主生活會休會。楊衛澤按通知要求立即趕到江蘇省委,“就再也沒能回來了”。
  一個段子開始在網絡上迅速流傳:“在蘇州送走了與之共事的薑人傑(蘇州市原副市長),在無錫送走了與之共事的毛小平(無錫市委原書記),在南京送走了與之共事的季建業(南京市原市長)。新年到來,是時候進去探望一下老朋友了。”
  查閱楊衛澤的官方簡歷可以發現,其仕途大致分佈在四個地方:江蘇省交通廳、蘇州市、無錫市、南京市。“楊氏魔咒”如影隨形,每到一處,必有同事落馬。
  楊衛澤在江蘇省交通廳多年的同事、繼他之後任廳長一職的章俊元,2004年因受賄罪、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
  2004年8月,蘇州市副市長薑人傑被雙規。楊衛澤時任蘇州市委書記。在2006年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薑人傑受賄案時,公訴意見書中有這樣一段話:“無論是單筆受賄數額的8250萬還是受賄總額的1.0867億,都可堪稱是建國以來受賄這一職務犯罪之最。”2011年7月19日,薑人傑被執行死刑。
  2004年11月至2011年3月,楊衛澤擔任無錫市委書記。其間,毛小平擔任無錫市長。楊衛澤走後,毛小平接任市委書記,2011年11月即被宣佈免去市委書記職務,2012年4月被宣佈開除黨籍。
  楊衛澤與季建業的官場交集更為人關註。兩人共事3年左右,目前俱已落馬,也使得南京成為第一個書記、市長均落馬的省會城市。
  除了市長季建業落馬,南京市六合區委書記婁學全、溧水區委書記薑明、建鄴區委書記馮亞軍的仕途也在2014年下半年終結。其中,婁學全已在家中上吊自殺。薑明、馮亞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為官不易”自救言論遭點題批評
  楊衛澤落馬,並非毫無徵兆。早在2013年10月,季建業落馬後,即有楊衛澤被查的傳聞,說是“青奧會後動手”。2014年9月,南京青奧會後,楊衛澤一度消失了10天,有關他被查的傳言甚囂塵上。
  9月17日晚,南京日報官網——南報網發表了楊衛澤署名的《當官不易是當幹部的應有之義》一文,被坊間視為“報平安”之作。文中專門用一段來論述“為一時好官容易,做一世好官不易”,並表態要“不做不仁之事、不沾不義之財、不染不正之風、不乾違法之事”。文章最末落款顯示,該文作於中國井岡山幹部學院。
  2014年10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總結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新華社次日報道:總書記講話明確回應所謂“為官不易”論調。“總書記說,很多要求早就有了,是最基本的要求。現在的主要傾向不是嚴了,而是失之於寬、失之於軟,不存在嚴過頭的問題。”10月12日,新華網刊發署名“國平”的文章,標題直接明瞭:《嘆“當官不易”者不宜為官》。
  南京官場人士透露,那段時間楊衛澤常常在會議上“故作輕鬆”。“有一次他想開開玩笑,說,‘我現在天天都被抓進去’,本想表達天天都有傳言說他被‘抓住’的意思,結果底下的局委辦領導們沒有一個笑的,大家都信以為真了。”該官場人士說。
  還有消息稱,2014年下半年,楊衛澤曾有兩次出境訪問計劃,目的地分別為意大利與中國臺灣,但都沒有獲批。
  無錫官員曾稱他幾乎掏空了無錫財政
  儘管身邊共事的官員頻頻落馬,楊衛澤卻不僅能次次過關,而且一路攀升。
  1998年4月,36歲的楊衛澤任江蘇省交通廳廳長,成為江蘇省最年輕的廳級官員。2006年11月,楊衛澤在無錫市委書記任上,升任江蘇省委常委。當年的報道顯示,楊衛澤在13人的常委班子里排名最末,同時也是最年輕的。楊衛澤時年44歲,在當時全國範圍內都算是年輕的省級黨委常委。
  在不少江蘇本地人士看來,楊衛澤是一名能力強、行事幹練的官員。據說,他經常在車后座上隨身放幾套不同的衣服,準備每天出現在不同的場合。
  許多採訪過他的媒體記者回憶,楊衛澤也是一名頗受媒體喜愛的採訪對象。與謹小慎微的官場人士不同,楊衛澤性格外向,講話充滿激情、觀點鮮明。在江蘇省交通廳當處長時,楊曾為記者拎包、拿採訪資料。即便後來官至副省級,也樂於接受採訪,是媒體常客。
  媒體報道楊衛澤在擔任蘇州市長期間,主持修建了高架道路,令蘇州交通狀況大為改善,民間流傳“楊衛澤走到哪兒,路就修到哪兒”。
  擔任無錫市委書記時,楊衛澤大力發展光伏產業和物聯網產業,扶持了無錫尚德等一些著名公司,國家級物聯網產業基地也落戶在無錫。楊衛澤在無錫力推“530人才計劃”,即“5年內引進不少於30名領軍型海外留學人才來無錫創業”,由政府財政出資建各種科技孵化器。曾有無錫官員稱,楊衛澤此舉幾乎“掏空了無錫財政”。
  2012年2月,楊衛澤在央視《對話》節目中說,“舉一個例子,比如說我引進3000個人,就算給一個人200萬,也就是60個億。在這裡面不要說300個,只要有一個像施正榮的尚德這樣的企業,我這60個億就回來了。”
  市場傳言,楊衛澤曾親自出馬,幫遇到困境的無錫尚德貸到30億元。2013年,無錫尚德破產清算。彼時,楊衛澤已離開無錫。
  除了“能力強”,楊衛澤還給同事留下了“強勢”、“自負”、“喜歡說了算”等印象。
  不少公眾至今還記得,去年5月,2014南京青奧會倒計時100天新聞發佈會上,有記者問道,越南已經宣佈放棄舉辦2019年亞運會,中國會不會來接手?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肖天回應,截至目前亞奧理事會沒有主動聯繫中國奧委會,也沒有城市正式向中國奧委會提出申辦的意願。
  肖天話音未落,楊衛澤就接話,說南京青奧會各項工作已準備就緒,場館也非常好。如果說有需要的話,這個事南京願意乾、願意接。
  此事在網絡上引發一片“吐槽”,“市委書記當場拍板辦亞運”,“頻繁接辦超大規模國際賽會,勞民傷財”等評論涌現。
  一天后,南京青奧組委“澄清”了楊衛澤的表態,稱“近期是不會申辦亞運會等大型綜合性賽事的”。
  因巡視發現的問題而落馬
  楊衛澤這個“不倒翁”為什麼倒了?“近淤泥者”是如何染黑的?
  1月7日,中央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黃樹賢在新聞發佈會上通報2014年反腐敗工作時說,“堅持有腐必懲、有貪必肅,以零容忍態度懲治腐敗,重點查處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問題線索反映集中、群眾反映強烈,現在重要崗位且可能還要提拔使用的領導幹部,嚴肅查辦審批環節設租尋租,插手工程建設、項目開發等重點領域、關鍵環節的腐敗問題。”
  黃樹賢還表示,不到兩年時間,已完成對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常規巡視。山西嚴重腐敗問題和白恩培、萬慶良、武長順、楊衛澤等人的問題就是通過巡視發現的。
  巡視中發現了楊衛澤的什麼問題,目前官方還沒有具體披露。但此前中央第十二巡視組巡視江蘇、江蘇省委第三巡視組巡視南京,都發現了嚴重的腐敗問題。
  2014年10月29日,中央第十二巡視組向江蘇省領導班子反饋巡視情況:腐敗問題多層次、多領域、廣覆蓋,表現形式隱蔽化、智能化、多樣化;一些領導幹部與老闆之間保持相對穩定的關係圈子,進行封閉式權錢交易……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在任蘇州市委副書記、市長期間,楊衛澤曾將“北環”高架橋工程包給自己的親戚,其中也有其夫人的參與。
  在南京主政其間,總體投資預算達到983.5億元的河西新城,是楊衛澤任期內的頭等大事。南京市建鄴區委書記、河西新城開發建設指揮部常務副指揮長馮亞軍已於去年下半年落馬。接近當地組織部門的人士透露,楊衛澤和去年下半年落馬的南京3位區委書記之間形成著一個“圈子”,類似江蘇版“西山會”。
  2014年7月30日,江蘇省委第三巡視組反饋的對南京市的巡視意見,給人留下了想象空間,其中就包括:市委對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投入精力相對偏少;一些工程項目建設單純提出速度要求,在廉政風險規避方面還存在漏洞;工程建設、徵地拆遷、土地出讓、國有資產改製等領域反映問題較多,跟蹤查處力度不夠;部分招投標流於形式。
  楊衛澤當場表態,“省委巡視組所揭示的問題,一針見血、切中要害”,“要逐一對號入座,該查處的查處……”誰知半年後,竟然一語成讖。
 
創作者介紹

張繼聰

fo15fofbd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